2022年8月

世界上最难的是等待,最好的是拥有。

林清轩说:“人生有很多值得等待的东西。

有时候是歌,有时候是电影。有时是樱桃树,有时是旅行。有时候是一辈子都在等一个人。等待我们的,有时是难忘的相遇,有时是破碎的心的离别。”

生活总是在等待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  很多时候,过去是无从想念的,遗失了发黄的小照片,电话录音里的声音逐渐嘈杂,记忆中的容颜逐渐模糊,伸出手,抓不到任何东西。

  然而,总有些东西是留在我们生命最底处的,深深浅浅的痕迹,当心思轻轻掠过时,不会感到疼痛,只有一份温暖。

  喝着咖啡,苦苦的滋味。

  回想着过去的快乐与忧伤,虽然一切都已成为过去,但却依然能感受到那份真实与感动,于是,眼泪就这么滴落在咖啡杯中,透明的液体。

  当你的眼泪忍不住要流出来的时候,如果能倒立起来,这样原本要流出来的眼泪就流不出来了。

  ”花泽类曾经这么说。即便真的能倒立,眼泪还是会流出来,只是改变了方向。当你的眼泪忍不住要流出来的时候,睁大眼睛,千万别眨眼,你会看到世界由清晰到模糊的全过程,而心却在眼泪滴下的那一刻变得清澈明晰。有时候爱得太久,人心会醉,有时候恨得太久,人心会碎;有时候等待得太久,人心会干涸。”爱得太久,心会醉么?其实不然,爱久了,就成了一种习惯,没有了激情的爱情,还能让人心醉么?恨得太久,心会碎么?其实爱恨只在一念之间,恨久了,说不定就是另一片天空。

  等待得太久,心会干涸么?虽然时间冲淡了一切,而心却在它原来的位置,以它的方式,它的速度,执着地跳着……

  有时候等待比得到更好。

  那一份期待的心情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。

  我一直以为,有一个人值得你牵挂、值得你关心是件幸福的事。

  因为拥有的往往不是最好的,因而也不会懂得珍惜。

  飞在蓝天里的风筝自由得让人心疼,但也让人依恋……

  有人说,爱情不是奇遇,可是当我们在这样的奇遇中有了爱情,却早已注定了分离。

  适合走到最后的人,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彼此而生的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  相遇,是一个多么动人的名词啊!在这个世界上,两个人相遇的可能性是千万分之一,成为朋友的可能性是两亿分之一,而成为终生伴侣的可能性却只有五十亿分之一。

  人与人的相遇,都是那么难得,那么偶然,又是那么美好的事。

  假如人生不曾相遇,我还是我,你还是你。

  行走在孤独而陌生的城市里,每天看日出日落,听虫鸣鸟叫,与自己的影子彼此安慰,冷暖自知。

  遇到便是缘分,碰到就会有福分。

  我们这一生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,不论遇上谁,碰上谁,遇到了就要以诚相待,用心关怀,彼此温暖,彼此珍惜。

  假如人生不曾相遇,我不会知道有一个知心的朋友是多么的幸福。

  漫长的岁月里,我们彼此依靠,彼此鼓励。

  三月,万物复苏,春色正浓。

  点点嫩叶,脉脉温情,殷殷桃花,是冬儿走的太匆忙,还是她不曾遗忘,遗忘了这春风十里桃花香?

  “桃花坞里桃花庵,桃花庵下桃花仙。

  桃花仙人种桃树,又摘桃花换酒钱。”花间的诗,唇边的酒,恣情的阙词。

  那这枝枝娇滴滴的桃花,到底津润了多少伊人的泪,又洇染了多少世人的情……

  “桃花春色暖先开,明媚谁人不看来。”盈盈春期,柔柔凤岚,十里桃花开。

  那又是谁?一笺桃香,一抹春暖,红尘水湄间,执笔年华,情深意长;一悸花红,一颤心动,三生轮回里,痴等顾盼,情暖相惜。

  醉了春风,忘了流年,朵朵相思片片情。

  桃花盛开,花香满袖,绵软馨香,万种风情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散文|张爱玲:迟暮
请输入图片描述

多事的东风,又冉冉地来到人间。

桃红支不住红艳的酡颜而醉倚在封姨的臂弯里,柳丝趁着风力,俯了腰肢,搔着行人的头发。

成团的柳絮,好像春神足下坠下来的一朵朵的轻云,结了队儿,模仿着二月间漫天舞出轻清的春雪,飞入了处处帘栊。

细草芊芊的绿茵上,沾濡了清明的酒气,遗下了游人的屐痕车迹。

一切都兴奋到了极点,大概有些狂乱了吧?在这缤纷繁华目不暇接的春天!

只有一个孤独的影子,她,倚在栏杆上:

她有眼,才从青春之梦里醒过来的眼还带着些朦胧睡意,望着这发狂似的世界,茫然地像不解这人生的谜。

她是时代的落伍者了,在青年的温馨的世界中,诗歌《遇见自己》海子,她在无形中已被摈弃了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Free Web Hosting